水果产量越大,利润越高?恰恰相反,水果高产“坑”的是农民

水果不是粮食作物,水果是经济作物;水果种类繁多,不是所有的水果都是必需品;有人吐槽说“车厘子不自由”,解决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—太贵不吃就行了。

大多数消费者也是这样选择的。

但在水果的种植中,一些果农还在认为高产量等于高效益,产量越高收入越高。

水果产量越大,利润越高?恰恰相反,水果高产“坑”的是农民

粮食肯定要追求高产量,因为粮食是“刚需”,粮食产量越高越好。大多数水果则不是这样的。所以,种植水果追求的不应该是高产量,而应该是高效益。

一味地追求高产量,果农是不会赚钱的,赚钱的可能是水果中间商。大多数水果越丰收,收购价格越低,但零售价格未必会降低。

这个最好的例子就是当下的苹果了。

今年,有些果农囤起来的苹果还没有卖掉,市场行情非常清淡,客商采购的意愿也不强,因为要急于出手的苹果太多了,客商可以好好的挑,零售渠道更是不着急,可以“走马观花”慢慢来。

这一切都源于去年是苹果的一个丰收年,产量没有下降。受到2019年苹果价格后期涨疯了的影响,很多果农以为今年苹果后期也能涨价,囤起来了很多苹果,结果如今苹果行情惨淡,再有2个月一些果农就要考虑清仓,冷库里的苹果也就非常“棘手”了。

水果产量越大,利润越高?恰恰相反,水果高产“坑”的是农民

以目前冷库苹果的行情来判断,后期冷库苹果极大的可能发生价格上的崩盘。很多人以为受损失的是苹果囤货商,但实际上今年也有不少的果农把苹果囤起来等后期销售。

如果今年后期苹果价格大崩盘了的话,那么明年苹果的收购热情会降至冰点,如果产量依旧保持一个高增长的话,又都不敢再囤到后期出货,苹果前期的销售压力会倍增,价格依然会严重拉胯。

从3月份以后,有些果农、果商都开始盼着“倒春寒”了。倒春寒一直以来都是让果农比较担忧的气象灾害,严重的倒春寒会造成苹果乃至整个水果严重减产。

比如,2018年的倒春寒就让整个水果大减产。当年苹果和水果价格都异常高。苹果价格是其它年份的3倍。

一些看得比较远的果农,结合当下的苹果低迷行情,已经看懂了。如果今年苹果没有减产预期的话,冷库苹果价格估计要崩,10月份后的苹果价格估计也要崩。果农手里的苹果估计会非常不值钱。

水果产量越大,利润越高?恰恰相反,水果高产“坑”的是农民

尤其是对一些“优质果占比比较低”的果园,产量大,价格低造成的经济损失,整体上往往比减产导致的损失更大。

再举一个例子,国内最早种植阳光玫瑰葡萄的果农,能把阳光玫瑰葡萄卖到50—80元/斤。这时候利润空间是最大的,因为市场上比少,产量低,大家都还在做优质果。可随着产量的疯狂上涨,大量的农民涌入种植阳光玫瑰葡萄,一些阳光玫瑰葡萄的价格逐渐暴跌至10元/斤,地头收购价跌到了6元/斤,一些刚种植的果农卖阳光玫瑰葡萄赚得钱都快不够成本了。

但是在零售市场上,阳光玫瑰葡萄的价格还是有100元/斤的,还是有40—60元/斤的。零售商是可以控制差价来赚钱的。阳光玫瑰的收购价越低,零售商的加价空间越大。10块钱一斤的阳光玫瑰,零售商可以加价20元,卖到30元/斤。80元/斤的阳光玫瑰葡萄,零售商也可以加价20元,卖到100元/斤。当然是整体价格越低,对零售商来说越好卖。

水果产量越大,利润越高?恰恰相反,水果高产“坑”的是农民

但整体价格降低“降”的不是零售渠道的利润,而是果农的利润。

当一个水果产量过大时,果农的利润空间会进一步压缩,产量越大,利润空间越低。

这是一个很正常的市场规律。

大多数水果种植门槛是比较低的,跟风种植很容易发生。像苹果这类耐贮藏的水果,都会发生严重的销售困境,就别说其它水果了。

很多人的逻辑里,一个水果品种只要高产就是好品种

实际上,能高产的不一定是好品种。

真正的好品种是能有一定的种植门槛的品种。没有门槛的品种,能赚钱的是苗木商、零售商,果农则很有可能赚一年,亏一年,最后玩了个寂寞。

当然,大多数小果农都是自己家的地、自己在种 这样成本非常低,哪怕难卖点也亏不太多。但是,如果是承包土地进行商业化栽培的话,那就必须多考虑一下了。

水果产量越大,利润越高?恰恰相反,水果高产“坑”的是农民

不能控制产量的水果品种,产量巨大,又非常容易种植的水果品种,看似是一颗蜜糖,很有可能暗藏了一颗毒药。

一些果农都担心自己家的水果产量低,原因主要是怕自己减产了,其它人家的水果不减产,到时候价格还是上不去。

如果能普遍改变水果种植的观念,将“优质、绿色”的水果种植理念放在第一位,产量往后排,可能整体果农的收益会更高。

只是这个观念的改变不是一天两天的,也需要一些措施来规范。

水果产量越大,利润越高?恰恰相反,水果高产“坑”的是农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侵权请联系删除,地址:https://www.leey1.com/444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